卫塞节已经过去2567佛力年了,从佛陀涅槃算起。在他入涅槃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。他前往毗舍离城,在那里放弃了他的余生,宣布90天后就会入涅槃。他从毗舍离城步行到拘尸那罗城,花了很多天。从三月到六月,共90天。他走了几百公里,他去给周那和他虔诚的妻子祝福,直到他们证得预流果。周那和他妻子受持五戒。佛陀讲述了布施和持戒的福报,布施和持戒带来天界般的快乐。但即使身处天界,让这个天界心看到生死轮回的危险和过患,看到修习禅定以训练内心的益处,就像我们来打坐时具备正念和正定,这是心灵的梵行。当周那和他妻子心态良好时,佛陀向他们宣讲四圣谛——苦、集、灭、道。他们两进入了法流,见到诸法实相,见到名色无常、苦、无我的本质。这是最重要的,这点就是心有智慧。

因为如果心缺乏智慧,就会有巨大的痛苦。佛陀在拘尸那罗的双娑罗树下入灭,他仍然劝勉诸比丘和在家弟子,看到轮回的危险,看到放逸的危险。不要放逸,因为一切有因缘法都必然衰败。他进入禅定,一再出入其中。阿那律尊者观察佛陀的心,报告他每次进入哪个禅那。黎明时分,他入无余涅槃,不再在生死中轮回。他已经为人、天、梵、一切众生尽了利益。

佛陀入灭时,大众将他的遗体带到了马古塔班达那佛塔。在路上,对佛陀具有信心的摩利夫人摘下珍贵,沉重,镶嵌着金银宝石的装饰品来供养佛陀。这位夫人也是一位预流果。摩利夫人非比寻常。我们都有些珍爱的财物,如果那些珍贵的物品损坏,我们还是会痛苦。但是摩利夫人有很多孩子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她有32个儿子,他们都一次性去世了。她的丈夫也去世了。但摩利夫人认为这是正常的。让我们想一想,摩利夫人的心须具备多大的平静。它一定达到了阿罗汉的波罗蜜。尽管她是预流果,但她的定力和智慧必须达到阿罗汉的水平。因为她能放下,接受这是正常的。32个孩子和一个丈夫——就像32块泥土加上一个丈夫是33块。如果算上她自己就是34块。它们必然分崩离析是正常的。

因为在成为我们现在这个成长到现在的人之前,我们从母亲子宫里的一小块开始。在成长过程中,我们依赖食物、水、空气、火元素。长大,膨胀,最后又像以前一样萎缩下去,回归原始元素。但有时候出生后,如果我们的心有执着,我们就会恐惧。害怕死亡,害怕分离。或者如果我们经历过与我们分离的人,这会极大地震撼内心。于是一些精神疾病就出现了。我们总是一遍遍地想起它,好像那个事件就发生在眼前。如果它是一直发生,心灵是承受不住的。一次次只有分离。情绪占了上风,内心被情绪牵引,心毫无力量。但如果心像摩利夫人那样有力量,那种情绪只是情绪而已。它会过去。而且不去沉湎其中,回忆过去的情绪,这是没有益处的。正如佛陀所教导的,不要沉湎于已逝去的过去。

不要将慈爱传递给已经去世的人,我们的内心会悲伤。无论是父母还是已逝的亲人,都要以平常心看待。如果我们无法以平常心看待,内心就会动摇。然后我们会想,哦,一个生命看起来是多么宝贵。如果我们回顾,就会发现我们以前已经出生了成百上千次,无数次。如果我们相信这一点,那么在这一生中,我们总有一天还是要死的。如果我们还没有见到佛法或证悟佛法,我们就会继续生死轮回,再度投生。但有时候,意志坚强的人可能会认为死亡是好事,他们已经活得够久了,死后,再次出生,他们将获得一个新的,更好的躯体。

他们可以比以前积累更多的波罗蜜。这种人不怕死。不怕是因为第一,他们已经准备好面对死亡,准备好以他们积累的善业来面对死亡,不怕,因为他们坚信自己会去往更好的地方,因为他们已经积累了无量的功德。来生会拥有更好的身体,继续积累功德,直至证得涅槃,或者实现他们的任何愿望,所以不怕死。

我们可以反思,即使佛陀也无法避免死亡,并证得涅槃,所以我们也不会幸免,我们无法逃脱,我们必须像往常一样死亡和分离。我们祖父母那一代或他们之前的一代已经去世了。100年前我们谁都不在这里。在座的各位,可能没有人已经活到100岁。100年前,我们都不存在于此。而再过100年,我们现在坐在这里的所有人也都会消逝。新一代将根据他们的业力和积累的功德而出生。因此,在我们还活着的时候,我们必须提前准备。

可以看到,有时80岁的老人,有配偶,子女和孙辈,他们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。如果他们有钱财和财产,就捐出去。任何珠宝、黄金、金佛像——都捐出去,把功德带走。首先从物质布施中积累功德,得到的无形结果就是积累在心中的功德。并且相信我们会把这份功德带走,在未来继续行善。功德来自布施,来自受持戒,来自听闻佛法,来自修定,来自帮助社会,来自随喜他人的善行,来自与他人分享功德,来自助人。这些都是积累功德的方式。无论谁行善,即使只是一点点,我们都随喜。如果有人做了坏事,我们不要加剧他们,因为每个人的内心都渴望善良。但是恶并非心,而是无明在拉扯心。

但是如果有人用佛法来装备自己,通过行善来准备自己,就像这对老夫妇,他们无所放逸地准备着,谨慎地修行,或许在今生就能见法证悟。如果不能在今生见法,他们的功德会延续到来世。因此佛陀教导人们不要放逸。

在这里我们也听过阿姜查关于不放逸的教诲。他说,我们见过没有呼吸的死人。但你见过那些仍在呼吸的死人吗?在家中、在城镇、在国家、在世界各地,许多人行走着,他们都是死去的人。真正活着的大多数是那些拥有正念的人,如他说的那样。这是一个深奥的教导。那些还在呼吸但不行善,不积累功德的人,是放逸的,就算是已经死了。但那些不放逸的人就是还没死的人。如果我们生病了,更有理由反思这是正常的,接受并尊重这是正常的。

佛陀对长爪梵志说:“这是正常的梵志。老、病、死是正常的。你喜欢这样吗梵志?” 梵志回答说他不喜欢。“你不喜欢但你是否能够接受呢?” 梵志,你会快乐还是痛苦?如果我们想避免它,不想要它,这会导致痛苦的。长爪梵志或长指甲梵志同意这是正常的,最好接受它。无法与之抗争。如果我们无法抗争,为什么要抗争?所以如果我们无法抗争,我们必须投降。如果我们渺小,但敌人用枪指着我们的头,我们无法反抗。如果这是一场生死之战,那最好投降。老、病、死太强大了,没人能与之抗衡的。

我们接受这是正常的,事实就是如此。所有众生都是如此,那么我们就安心了。如果我们不接受这个真理,反而去抗拒,抗拒的也不是我们,而是烦恼——无明,贪欲和执着不肯接受。无论它们执着什么,都希望它永远存在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但无明,贪欲和执着,那种妄想就是这样。

无论它在哪一世中出现,都会执着“这是我,这是我的“。然后它又离开了,总是这样。然后又害怕死亡,但不怕出生。看到了吗?生是因为执着,执着使我们出生,喜悦和满足使我们出生。无明并不害怕,它喜欢这一切,甚至非常的爱。它执着得越多,就越喜欢。但它欺骗我们去投生,然后让我们害怕死亡,总是如此。它欺骗我们。

当我们有佛法来反思时,就像摩利夫人或长爪梵志一样,我们可以接受它,然后安心。就是这样,我们必须死。这样接受就是见法。抛弃这个身躯,这个由地元素构成的身躯,放下它。
这个水、火、风元素的身躯。抛弃它。今天,我们很快又要补充地和水元素,以维持身体的存活。细胞衰败,分解的那一天,它们必然会被丢弃。因此,要接受这是正常的。这样,我们就会见到佛法。因此,我们必须如此警惕。反思即使佛陀都无法避免死亡,并证得涅槃。

在卫塞节我们也要通过修行来敬仰世尊。即使不去寺庙,在家里也要多诵经,多打坐,多积累功德,那就是修行。让心灵平静,清凉。过去让我们的心有挂碍的事情,我们要放下它们。无论它们如何震撼内心,我们都接受这是正常的。不必害怕老、病、死。这是正常的,再死一次也是正常的。我们以接受死亡的心态去面对,不必害怕死亡。这样,我们的心就安然无恙,什么都没问题。

让心充满光明,喜悦和快乐。因为我们生而注定会老、病、死。这是正常的。这样我们会在内心真正见到佛陀。祝福大家。

我们信奉佛陀为最高导师,最值得尊敬的是佛宝。他最初宣说法–是法宝,最初获得证悟的弟子是僧宝。我们皈依佛法僧三宝,它们是人间天上最至高无上的珍宝。当我们有佛宝,法宝,僧宝作为依靠时,我们内心的痛苦就会减少。到了纪念日——佛陀诞生、成道、涅槃的日子,我们来学习佛陀的教法,因为我们会理解得更加明确清晰。有时我们会对生活中的许多事情有疑问,或者对教义有疑惑,我们就会明白一些从未听闻的事,让我们的心生起正见,因为佛法如此殊勝,当我们获得佛法,内心就会明亮喜悦,疑惑消失。

就像世尊佛陀降生为悉达多太子,刚出生就迈出七步,宣告他将成为世间至尊至贵之人。我们可能会怀疑,咦!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怎么能走路呢?如果我们信心强,我们就相信不怀疑,以信心为先导。如果有智慧,可能会很多想法。但如果我们有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经历——曾经有一个案例,, 一个7公斤重的磨盘放在某人家里,神奇地从一户人家消失,然后出掉在邻居家的屋顶上。而周围房子的人都没看到有谁搬动了这个七公斤重的磨盘–这是完全可能发生的。所以像佛陀这样非常广阔的波罗蜜,他降生后便能行走。他的心智已经圆满具备正念,已经修得许多超凡的力量和成就。仅仅通过心念,就能举步行走。这象征着他将佛教传遍整个印度,并发出宏亮的声音。我们可能会惊讶,为什么一个新生儿会发出声音。看看今天的世界,如果我们回到一百多年前,有人告诉我们,未来人类会创造出能模仿我们声音和外表的人工智能,我们可能会觉得难以想象。所以凭借佛陀的功德,我们不应该认为这是不可能的。

因此佛陀强调要专注于佛法。即使年仅7岁,他就能入定和禅定。体验到内心的宁静,喜悦和清凉。以菩萨的波罗蜜,这种禅定可以广泛播散的,使净饭王和王室家族因他的波罗蜜质而致敬。你看,他们尊重他的功德和波罗蜜。尽管他是儿子,作为具有如此伟大圆满的人,他受到了崇敬。这是关键点。他学通了所有的艺术和科学,但以智慧看到——为什么会有老、病、死?一定有一种逃离老、病、死的方法。

哪里有黑暗,哪里就有光明。它们是一对的。哪里有热,哪里就有凉。生与死,一定有不生不灭的。所以他去寻找。他去修禅定,试图逃离死亡。不想死,不想再生。如果出生,就必须死。所以他寻找无死的。这并不容易,只有具足圆满者才能寻求它。他达到了高层次的禅定,色界禅那和无色界禅那,但仍然没有成功。他又严格苦行了 6年,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。昏倒了3次,但仍未成功。结果,他又恢复了食用须阇多供养的乳糜饭——总共49团。恢复了力量后,许下愿望,将金碗逆流而上。他现在确信自己会成功,因为他已经立下了愿。

他渡过尼连禅河,来到菩提树下,或阿说他树,面朝东方打坐。他发愿,如果不能成就佛道,便誓死于此。这被称为金刚座,金刚宝座,是坚定意志者的座位。他已经掌握了禅定和成就。现在他回忆起小时候是如何入定的,他运用入出息念,进入初禅,四禅和八定,又从中出定。现在,宿命通智慧生起,他能回忆起自己曾经历的任何前世。在夜晚的第二个时段,从晚上10点到凌晨2点,他获得了众生如何根据自己的业而转生的知识。业是他们的血统,他们的支持和皈依处。他们所造的任何善业或恶业决定了他们重生为人,动物或天人。并且清楚地知道是由于什么业而成的后果,也明确地知道在轮回中徘徊的每一个心。行善者转生善道;作恶者堕恶趣。在最后一个夜段时,他思惟缘起法——诸法互为因缘而生起。在此看到根本没有自我,即使烦恼也是由于因缘而生起。无明以行为缘,行以识为缘。然后生起贪爱,执取,痛苦。这些是导致心在轮回中徘徊的妄想力量。

看到了吗?缺乏智慧的心就这样被无明引入歧途。因此,由于贪嗔痴而造作各种业的人被烦恼所控制。所以我们不应生气或贬低他们。有时,业力已经在给他们带来痛苦。我们不应该火上浇油,我们应该慈悲为怀。因为每个心灵长期以来都被烦恼所欺骗,我们被它们欺骗了很长时间。当佛陀反思时,智慧和觉悟在他心中生起——断除烦恼的智慧。他摧毁了烦恼,心变得完全纯净。那一刻,他成为了正等正觉佛陀。
起初他是悉达多太子,这是他第一次诞生。后来他证得了觉悟后,从此佛就诞生在他的心中,佛陀诞生了。佛陀在无数的前世中,已经积累了功德和大悲心。现在,证悟后,他具备圆满智慧的品质。他的心完全清净,具有清净的品质。他具足了我们经常忆念的这三种品质。忆念这三种品质,内心就容易生起喜悦。

在痛苦和危险时刻,如果我们想到佛陀,我们就能逢凶化吉。无论我们去哪里,如果感到害怕,先想到 “Buddho”,想到佛陀,恐惧就会消失,这是真的。对于曾经面对恐惧的修行者来说,当感到害怕时,想到”Buddho”,想到佛陀,恐惧就会消失。我们必须有信心佛陀真的能保护我们,保护我们的心灵。如果我们有业,身体就必须破碎,但他能保护心灵。心灵将是喜悦的,快乐的,不被外物所动摇。现在,以佛陀的品质作为我们的禅修对象。每天经常忆念,当坚固摄持时,我们看到无常、痛苦、无我。可说我们在心中看到佛和法。这就是我们成为佛陀弟子的方式。无论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,我们都是平等的弟子。关键在于心。

因此我们必须努力学习佛陀的教诲,并付诸实践。这就是我们尊敬佛陀的方式。如果我们真的崇敬他,今天我们可以来绕塔,以鲜花,香和蜡烛来供养他。在家里,我们也可以礼拜,忆念佛陀的品质。这就是我们身体和语言表达的方式。

至于心,我们可以不断地做,每天每时每刻。经常忆念,直到心充满,直到心生起定力。然后我们就能压制烦恼,喜悦会生起,幸福也会生起。然后我们会学到佛法。而且,在他最后的教导中,佛陀教导我们要谨慎。

三个月前,他已经放弃了生存的意愿。他最后一次凝视毗舍离,放弃了生存的意愿。出于慈悲,他走到拘尸那罗,进入最终涅槃。他去了一个小镇,是为了防止战争爆发。如果他在一个大城市去世,人们会为他的舍利而发动战争。于是,他去了一个小镇。 这个小镇过去曾是转轮圣王的大都市。

佛陀具有如此广大的慈悲心,即使在最后的时刻,他仍然有毅力,决心和耐心给周利槃陀伽和他的妻子讲法,使他们证得初果。他给游方者须跋陀讲法,帮助他成为最后一个成为阿罗汉弟子的人。看看佛陀无私意图的殊胜。他最后的教诫:“当勤奋努力。保持警惕!” 这里的“比丘”是指那些看到轮回危险的人。即使是在家人,一旦看到轮回的危险,他们的心也能像出家人一样。大家都需要建立警惕之心,因为生命如此无常。这就好像他在说,即便是他,这位无与伦比的正等正觉的佛陀,连他的身体也必须这样衰败。

在80岁时,他已经将自己的身体用到了极致。身体根本无法永存,所有的细胞都必须分解和灭亡。因此,我们绝不能放逸,我们再也不能承受疏忽了。如果我们活到70岁,离80岁仅有10年了。如果我们60岁,只剩下20年了。所以时间过得很快。年轻的和尚,或居士们,不要以为时间还很长。这可是无常的。我们一定要训练和发展内心,因为我们不是来这个世界永远生活的,我们是暂时的过客。总有一天我们将不得不抛下一切,一定要放弃一切。没有人想走,既然已经出生,没有人想走。我们想永远活下去。但我们也必须考虑,从来没有人能够永远留下。佛陀本人也不能永存,不能停留,身体必须破碎。他警告了我们。

那么,为什么我们的心会被蒙蔽呢?无明使我们误入歧途。它引导我们沉溺于享乐,导致我们迷失的是享乐。享乐会蒙蔽我们,导致我们不去思考,不去考虑。转瞬之间, 我们就突然30岁,40岁,50岁,60岁,70岁,80岁了。死亡越来越临近我们。很多人在这之前就已经离世了,则有些人在这之后才走。所以我们绝不能放逸。

因此,在这个纪念日,卫塞节这一天,佛陀诞生,成道和涅槃的日子——这是从时间的角度而言。但从心的角度而言,佛陀是在开悟时诞生的。一旦开悟,佛陀就在那时诞生,烦恼当下就熄灭了。让我们来根据佛陀最后的教导,树立警惕之心。那么我们就能使我们的心灵发展到更高更高的水平。断恶修善,净化心灵。那我们将在自己的内心中真正的遇见和看到佛陀。祝福大家。

佛陀出现前或佛陀时代,有些人为了让心平静,他们练习禅定,只追求禅定中的快乐。他们可能会专注于禅定和观想,让心平静进入初禅,二禅,四禅。在禅修之时,情绪和思维会减少。当思维减少时,喜悦和快乐就会出现。当我们的心越平静稳定,就会有更多的快乐。多到可以保持平等心,处于初禅状态。他们会进一步练习,直到熟练精通,可以轻松达到四禅。但有些修行者可能只能达到初禅,可能会遇到令人愉悦的色声香味触法,而还不够熟练,禅定可能会退步。如果够熟练,他们就能维持禅定中的快乐。他们只吃很少的食物,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打坐,以禅定为主。可以看到心因外在的各种情绪而烦乱。他们就这样练习。

有很多老师这么地教导禅修,有许多弟子,受到大众的尊重和信仰。还有一些老师更熟手,看到心识知觉对象,识就生起,这个很麻烦。有感受,有想蕴记住认知,有行蕴思维,这真是太混乱了。如果没有这些会更幸福。所以练习心,不让心牵涉到受想行识。这真是非常微妙,他们说这是最微妙的,非常接近涅槃。认为这就是涅槃,他们不能达到更高的。就这样传授禅定的方法,包括色界禅和无色界禅,是练习稳固和坚定不移的禅定。可是他们当时并不知道烦恼仍然存在,以为烦恼已经消失,就很满足。

那正等正觉佛陀在具足福德波罗蜜的情况下诞生。他宣布自己是世间最殊胜,最卓越,最圆满的人。他把这句话说了出来,并且走了七步。从个人而言,如果他要在整个印度或阎浮传扬佛法,经过仔细的思考后,在人界,天界,梵天界中没有任何人能与他一样殊胜,卓越和圆满。这是因为他生有了经过无数世,无数生积累的波罗蜜。佛陀的数量非常多,每一尊佛陀在成道之前都累积了大量的波罗蜜。我们的佛陀也遇见了很多佛陀。想想看他修行了多长时间。在他的心中已经具备了支持条件,仅仅在七岁时就能在苦楝树下打坐,这是如何做到的?

据说,即使过了中午,苦楝树的阴影也没移动,继续给于阴凉处。这真是不可思议。学习各种学问对他来说很容易,因为他已经累积了大量的波罗蜜。他要学什么,一下子就全部掌握了。在那个时代的各种学问,他都能于敏捷的智慧学成。由于他大量的波罗蜜,这是他成道的最后一生。他看到了真理,那个本来就存在的真理。人生来就有老,病,死。但我们认为这是正常的,生了就死,但不知道如何找到出路。因此,没有出路,生了就老,老了就病,病了就死,死了就火化,就结束了。死后去哪里也不知道。

但是,菩萨(佛陀成道之前)认为,他拥有一切幸福,为什么还要与这些事物分离呢?这实在是太苦了。这个五蕴身,我们所看到的老,病,死,其实我们并没有真正看到,只看“自我”,只有“自我”。但是,菩萨看到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。为什么人要变老呢?为什么生来要受这样的病苦折磨呢?为什么身体要这样地分离呢?这一点都不好。有没有不老,不病,不死,不分离的事物呢?有热就有冷,有暗就有明,生和死是一对的。那不生和不死也应该存在。想想看,他是如何想到这一点的?如果波罗蜜不具足,根本不可能想到。

之前修习禅定的老师们也想不通,找不到出路。老师们代代相传,教导人们专注于禅定,只能成为梵天,而且是世间的梵天。当梵天的寿命结束时,就必须再次转生为天人或人。如果作为人,不小心堕入恶道,就会这样轮回。无明导致生死轮回,我们已经轮回了无数次了,骨头堆积如山都形容不了,据说是这样的。我们因悲伤而流下的每滴眼泪,加起来比海洋的水还多,想想看这有多痛苦。每一生每一世都必须如此受苦,佛陀向阿罗罗·迦罗摩和优陀迦·罗摩学习,获得了四禅八定,非常快乐。但以佛陀的智慧,他看到这只是禅定压制了烦恼,还没有真正消除去除。心里还想着耶输陀罗(妻子) 和罗睺罗(儿子),哪怕有一点牵挂,佛陀也知道这表明还不是真正的解脱。

当时流行苦行,或许这是一条出路,佛陀又去修习苦行。他不吃饭,屏住呼吸,舌头抵住上颚。他三次昏厥,换成其他人早就死了。没有任何修行者能做到这种程度的。以菩萨的禅定力,比其他人强无数倍,因此生起智慧,意识到这不是正道。

在佛传和经典中,记载有天人弹奏三弦琴,一根弦太紧,一根弦太松。有一根弦刚刚好,就发出悦耳的声音。琴弦太紧或太松都不悦耳,这是一种征兆。其实,佛陀已经知道,他所修的表明不是出路。重新饮食来恢复体力,在六月十五日满月日即卫塞月满月日。上座部的经典中说,佛陀越过尼连禅河,面向东方修行。他没面向其他方向,就这样面向东方打坐。

金刚座是具有金刚心,有决心如果不证悟就宁愿死去的人的座位。已经没其它选择了。但在此之前,菩萨已经发愿。苏贾达用金盘带来了稀饭 – 49 口多。菩萨享用后,把金盘漂浮在河水上。如果菩萨将要成就,就让金盘逆流,更加充满信心。因此在菩提树下打坐时,决心已定。

在晚上六点到十点这个时段,他生起初禅,生起宿命通,忆念前世。前世曾经是什么? 曾经修了什么波罗蜜?无数世,菩萨都忆念,他看到了没有尽头。忆念一百世、百万世,仍然有无尽的生世,轮回之路漫长,令人厌倦。他什么都当过了,非常厌倦。佛陀继续观察,再次入定,生起天眼通,忆念众生因何业而生,因无戒而生为畜生,堕入恶道、地狱、饿鬼、畜生。因持戒行善而生天,因修习禅定而生梵天,因持五戒而生人,因何业而感受苦乐。这是非常详细。菩萨完全明白业在追随。业是生于各道的根源。业带来善恶果报,业是随身的亲属,也是所依靠的。无论做了什么善恶业,都要承受果报。因此我们要提醒自己,要多做善业,多累积我们的功德善根。在生日或重要日子,我们要在心里积累功德善根。如果在家不能去寺院,也要忆念我们所做的布施。诵经修行,让心平静,忆念佛法僧三宝的功德。这样做,我们就有功德。

佛陀具有不可思议的功德,是无量佛;无量法使心脱离痛苦,是无量法;或无量僧,僧众的功德无量。因此,我们要多修善行,多忆念,多修习。然后在夜间的第三个时辰,从凌晨2点到6点,菩萨观察缘起法,依因缘而生起,就是苦集灭道。从苦和苦因,灭谛之所以生起,是因为有戒定慧,反复观察佛法。天亮时,菩萨证悟成为正等正觉佛陀。因此,菩萨第一次生为悉达多太子菩萨;第二次在菩提树下生起佛心而成佛。

此后,佛陀弘法四十五年,在拘尸那罗涅槃。嘱咐佛弟子们要住于不放逸,圆满不放逸,这是最后的教诲。我们生于佛法的庇荫下,可算是已经有福德了。让大家努力精进,多修行,多做善事,提升我们的心,从人天升为天人。或者天人梵天观察四圣谛,就能在我们心中成佛。愿大家吉祥!

月明山寺